str2

转载]转载:美国是超级大国

  作者:罗伯特卡根历史学家、外交学家《特式美国不在乎》作者:罗伯特卡根编译:学术plus

  人们普遍认为,冷战后的美国外交政策将遵循两种方式:美国将继续作为二战后创建的国际秩序的主要捍卫者;或者放弃全球责任,转向内部并开始过渡到后美国世界。大多数人认为第二种外交政策似乎由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开始,而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使得美国继续撤退。

  事明,还有第三种选择:美国作为超级大国(the United States as rogue superpower),既不是孤立主义,也不是国际主义,既不退出也不衰落,而是凭借力量妄为。近几个月来,在国际贸易、伊朗、北约国防开支,甚至朝鲜等一系列事务中,特朗普总统已经表明,一位愿意抛弃那些美国行动的、思想和战略约束的总统,可以让这个棘手的世界在一段时间内于他的意愿。

  特朗普不仅主义的世界秩序,更为了狭隘的利益而它,迅速摧毁了维系它的信任感和共同目标,这种信任和共同目标在过去70年里了国际混乱。特朗普所取得的成功(如果算得上成功的话)都基于他愿意做前任总统不愿做的事情:利用战后秩序中巨大的差距,并以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利益为代价。

  冷战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是一个大的安全协议:为了确保全球和平,美国成为欧洲和东亚安全的主要提供者。在欧洲,美国安全保障使欧洲一体化成为可能,并提供了、经济和心理保障,防止欧洲回到性的过去。在东亚,美国的结束了自19世纪后期以来,一直困扰日本和中国及其邻国的冲突循环。

  安全协议具有经济价值。盟国可以减少国防开支,更多地用于加强经济和社会福利体系。这也符合美国的目标。美国希望盟国经济强大,打击左右两派的极端主义,防止导致过去战争的军备竞赛和地缘竞争。美国不会赢得每一场经济竞赛或每一项贸易协定。其他国家认为,它们有相当公平的机会在经济上取得成功,有时甚至超越美国(就像日本、和其他国家在不同时期所做的那样)是维系秩序的粘合剂之一。

  这项协议是世界秩序的基础,使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参与者受益。但这让美国的盟友很脆弱,他们今天仍然很脆弱。他们依靠美国的安全保障和进入美国广阔的市场——繁荣的消费者、金融机构和创新的企业家。

  过去的美国总统不愿利用这种优势。他们认为世界秩序与美国利益攸关,即使这意味着遵守或口头上遵守国际规则和机构,以提供保障。另一种选择是回到过去的大国冲突,美国永远不希望这种冲突。为了避免一个战争和混乱的世界,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愿意扮演被国的格列佛,以使社会和团结在一起。欧洲人和其他人可能发现美国和傲慢,太渴望使用武力,太愿意单方面追求的目标。但即使是美国总统乔治布什(George w . Bush)也必须重视这些事情,因为美国人从痛苦的经历中学习到,他们别无选择,必须在乎这些。

  美国的盟友即将发现真正的单边主义是什么样子,以及美国真正的行动是什么。这就是所谓的霸权主义,而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不在乎,它不受历史记忆的影响,它不承认任何、或战略承诺,它觉得可以地追求目标,而不考虑对盟友的影响,也不考虑对世界的影响。它对自己之外的任何事物都没有责任感。

  这是美国人民想要的吗?也许吧。如今许多人呼吁在美国更现实,少点理想主义。特朗普的政策是纯粹的现实主义,缺乏理想和情感,追求狭隘的“国家利益”,严格按照美元和美分来界定,并防范外国。特朗普的世界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基于共同价值观的关系,只有由决定的交易。一个世纪前,这些观念给我们带来了两次世界大战。

  美国的对手将在这个世界上做得很好,因为特朗普的美国不想打仗。它对那些有能力它的国家给与包容和尊重,并给予他们需要的利益。与此同时那些依赖美国的人将受到、被、被用作棋子,有时还会成为人质,以换取美国的利益。美国和战后的秩序他们,令他们繁荣,但也让他们容易受到任何美国领导人的,美国愿意为安抚侵略者而他们,这也是一种现实主义。

  1945年之后,美国了这种对待世界的方式,而对自己的利益选择了一种包容的态度。它建立并捍卫了世界秩序,前提是美国人只有在和价值观是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安全。美国把自己的利益和理想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把联盟视为永久。

  但这只是一个选项,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美国,也可以另一个方向。而现在,看来它已经这么做了。(全文完)

  他登上美国的巅峰让人们看到过去几十年来形成的:性的文化、的管理模式以及对素养的和对知情判断的。

  它还指向情感的萎缩、文化的、公共生活的衰落、团结意识的削弱和全局视野的。

  就在他本周访问亚洲时,白宫的那些人像往常一样担心他在这次旅行中可能出现的荒腔走板的脱轨举动,整个世界将再次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和的历史如何转变为恐惧、和假消息的惊人奇观。

  在特朗普治下,20世纪中期的主义和预示大灾难的民粹主义瘟疫以独特的美国形式死灰复燃。一年后,亚洲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在观察和思考这样的事件和退步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一个的社会何以这么快就放弃自己的理想?到底是什么力量把教育糟蹋到如此地步,以至于知情的选民在所谓的国家竟然眼睁睁地看着灾难的发生而?

  乔治 ? 奥威尔在《1984》中的名言“就是力量”在特朗普的尝试中变成现实,他不仅要重写历史而且要抹去历史。我们的不仅仅是而且是具有教育意义的,即变化的不仅是机构而且是更广泛的文化力量。

  连同《福克斯新闻》、极新闻网站“布赖特巴特”(Breitbart)等右翼文化机构,特朗普呼应了极权主义最的观念:真理是负担,才是美德。

  事实和虚构之间的界限被恶意,旨在培养知情的教育机构同样受到激烈的。在特朗普的后真理和另类事实世界观中,任何东西都是不真实的,不仅难以者,更是难以对其问责。

  教育和性思考遭到,科学与被混为一谈。性思考的痕迹仅仅出现在文化的边缘,因为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首要组织原则。

  比如,三分之二的美国相信,学校应该讲授造人的创造论。中一半以上的党人不相信气候变化是人类活动造成的。令人的是,按照安那堡公共政策中心(APPC)的调查,只有26%的美国人能够说出三大分支机构的名称。

  而且,大部分党人相信,前总统奥巴马是出生于肯尼亚的穆斯林,这个观念幸运地串起特朗普几天前到达的奥巴马出生地---夏威夷。

  若谈及高等教育,很多美国人、党人和特朗普支持者的就以报复性的方式运行起来。

  高等教育正在遭受特朗普的种种,在教极端主义者教育部长贝特西?德沃斯(Betsy DeVos)可笑的糟糕领导之下,资金遭到削减、经营管理被商业化、教师被当作沃尔玛的打工仔。按照最近的调查,大部分党人也认为,这种教育“对美国不利”。高等教育与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观念格格不入。

  对高等教育的还伴随着在美国身上的系统性谎言文化。只能在知情中才能正常运行,但这样的观点却遭到。特朗普显然对自己作为连串撒谎的骗子角色洋洋,他清楚地知道很容易受到热情激励、突发情感和耸人听闻的。

  真理、教育和的归咎于美国人已经习惯于过分刺激的事实的推波助澜。那是一种热衷即刻性的文化,人们生活在越来越快的信息和形象的流动之中。体验不再有时间结晶为成熟的思想和知情的认识。

  本来作为一种教育力量的大众文化却热衷于耸人听闻的场景。因为缺乏资金支持和公共利益的角色遭到,从高等教育到主流等很多文化机构现在都被引导去迎合和满足公司和金融精英的要求和需要。

  与此同时,国家治理的现在却交给了一个包裹在成年人身体中的四岁顽童,他依然在津津有味地发送非的推特帖子。

  特朗普是说话尖酸刻薄和脾气暴躁的家伙,其人和人的行为已经变成塑造其语言、和政策的主要力量。他把语言当作武器来羞辱任何一个反对他的人。他公开羞辱和残疾记者和包括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内的内阁,他们从事本职工作的能力。

  最近,他曾嘲笑鲍勃 ? 考克尔(Bob Corker)的身高,在推特上称他是“小考克尔”,因为这位在宣布辞职时他。

  是的伤口,尤其是如果自己将其撕开的话。特朗普的谎言、缺乏可靠性、和毫无的自恋早就表明了,他根本就缺乏担任美国总统所应该具备的智慧、判断和性思考能力。

  但是,他捉摸不定的鲁莽冲动、对高等教育的、和他将所有人简化为朋友或敌人、忠诚者或的世界观,如果再加上他顽童般的脾气和,真的让人生活在之中。

  特朗普担任总统我们不得不面对一种主义,其中对真理和的探索、责任、勇气、知情于思考的素质等统统迅速消失。

  现在的美国显然是依靠任性和在,而当前的背景是气候变暖、污染加剧和死亡。

  论证没有的支持。科学变成了假新闻的附属物,另类事实成为与真理一样的东西。随着语言的意义被腾空,标准的烟消云散,事实核查变成了的敌人,被贬为另一种观点而已。

  特朗普已经抽走中的所有氧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文化和模式,其中,同情心被,理想肢解,人们陷于性和恐惧之中而。

  任何期待理流的人现在都已经置身于特朗普创造的假新闻世界之中,在这样的世界,所有真理都是流动性的,任何交流都开始看起来像谎言。

  鲁莽冲动和反复无常的判断已经成为特朗普的核心特征,既孤陋寡闻又动荡不定。就在纪念其当选一周年时,特朗普在亚洲访问。毫无疑问,他将强化这样的认识:他的管理成了推销、荒腔走板和令人恐怖的世界观的滑稽剧场。

  作者简介:亨利 ·吉鲁(Henry A. Giroux),麦克马斯特大学英语和文化研究系教授。分享: